故事未完待续

无题

病房里,吴邪终究还是没有撑过今年的除夕,这本该阖家团圆的日子,吴邪永远离开了,张起灵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淡然,一如往常,只是那快要捏出血的拳头出卖了他,只因吴邪最后那句“小哥,这次终于换你看我离开了”

最近总是有奇怪的脑洞

最近吴邪手头有点紧,解语花呗也联系不上,就拐了小哥重操旧业,准备赚点零用钱,只是这次下斗吴邪总觉得有些奇怪,太过顺利,就好像他们来过一次一样!终于,在一个耳室里,他发现了闷油瓶的记号
吴邪诧异的问到:“这个地方你。。。”
还没问完小哥就说:“我来过”
吴邪:“什么时候?”
小哥:“几年前”
什么?几年前?他娘的几年前你不是在长白山吗?你逗我呢?
小哥继续说到:“我早就从那里出来了,进去青铜门后不到一年我就失忆了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面,于是就从里面出来了”
吴邪:“那为什么我会在那里接到你?你骗谁呢?”
小哥:“好在我在约定的日期前找回了记忆。。。。”
顿了顿,小哥继续说到:“吴邪,我不像你打开门的时候失望,甚至绝望。。。”




妈呀,好想写个文,小哥在那十年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又遇到了一个像吴邪一样的人,然后。。。。。怎么感觉那么变态呢?

脑洞

2015年8月27日     阴
医院
吴邪从长白山回来,已经昏迷十天了,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胖子和小花他们。
吴邪:“小哥呢?”众人不语
胖子:“你可醒了,我他娘的还以为你成植物人了”胖子想转移话题
吴邪有点着急了:“我他娘的问你小哥呢”
胖子无奈:“天真,小哥没了,你何苦不能接受呢?”
顿时记忆涌上心头,是啊,小哥死了,8月17日当吴邪拿着鬼玺打来青铜门的时候看到的其实是一堆白骨,只是吴邪自己不能接受昏死了过去。。。
所谓青铜门开起灵归,雨村养老,极海听雷不过都是吴邪的梦罢了,只是如今这人醒了,梦也该醒了。。。

吴邪住院已经一月有余了,这几天医生陆续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,中间吴邪陆陆续续的醒过几次,说了不少胡话,只今天,他精神仿佛格外的好,还和胖子开了玩笑,只一会儿,他的话语就变得沉重起来,像是在交代后事一般:“我这一生啊,也值了,做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,背负了别人背负不起的责任,看遍了这世上绝美的风景,交了这世上最好的朋友。除了那个人,我也没有什么放不下了,我最幸运的是遇见他,最后悔的也是遇见他,让我连死都不安心,我死后,你们只需替我做一件事,他若恢复记忆,便告诉他,我还活着。”

一个小段子

学霸灵×学渣邪
老师:“今天没有交作业的中午不能回家,张起灵负责把它给我收齐”
胖子:“小哥,咱俩谁跟谁啊,那个作业可不可以。。。”
张起灵:“不可以”
小花:“这是一张一千万的支票,作业的事。。。”
张起灵:“不可能”
吴邪:“小哥,我的作业。。。也。。。”
张起灵:“不行”
吴邪委屈脸
小哥:“已经帮你做好了”

小哥:“吴邪,胖子让我问你石头后面那黄色的是啥?”
吴邪:“不知道,看不清楚,可能是我的小黄鸡吧”

长白山下
胖子:“还是选择回那个鬼地方吗?”
小哥:“嗯”
胖子:“还回来吗?”
小哥:“不了,我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…没有了”
吴邪死的时候,小哥还是如往常一样,眼神中找不出一丝难过,旁人都道那小哥真如石头一般…
只有胖子知道,吴邪死后的第三天,有一个手捧骨灰盒的年轻人消失在了茫茫白雪的长白山,再也没有回来…

胖子:吴邪,你真的不再见小哥了吗?
是啊,自从十年前一别,自己和那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,如今的自己已年过古稀,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…
“不见”随口说出两个字
胖子:你就不想他?
“你说呢,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,不知道哪天就去见我爷爷了,我怕…”
胖子:你怕他会难过?
“难过也好,无动于衷也罢,他的任何一种态度我都怕…”